1、点击页面右上角 ···

2、然后点击 “在浏览器打开”即可

发挥内河水运价值 高质量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

水泥,混凝土 国家交通运输部 2024-07-10

西部陆海新通道是推动西部大开发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载体,内河水运在其中发挥着降低成本、强化开放和促进产业布局的关键作用。随着平陆运河等项目的建设,内河水运网络逐渐完善,为构建西部陆海新通道水运通路提供了历史机遇。未来应加强水运系统顶层设计,推动交通、物流与产业融合,利用新技术优化运输组织,以提高效率并扩大通道辐射范围。

2019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在推动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中,赋予西部陆海新通道艰巨使命。去年12月、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先后考察广西壮族自治区和重庆市,均提及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

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一项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任务,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战略基点。新发展阶段,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深入推动,统筹高质量发展与高水平安全成为新要求,西部大开发仍将坚定不移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在西部大开发中的支撑作用将进一步增强,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处于重要的历史机遇期和战略窗口期。

近年来,中交水规院深度参与了“世纪工程”平陆运河的规划建设,承担了珠江流域和广西、云南、贵州等西部陆海新通道沿线地区多个内河水运项目前期工作。在“十五五”规划前期研究陆续启动之际,中交水规院总结实践经验,就充分发挥内河水运在西部陆海新通道中的价值、高质量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献计献策。

内河水运对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意义重大、价值突出

西部陆海新通道链接国内国际循环,有效衔接“一带一路”,在推动西部地区更好融入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肩负重要使命。立足新发展阶段,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应在破解西部地区物流难题的基础上,实现以大通道促进大流通、集聚大产业,催生新兴产业链,发展新质生产力,开辟跨境合作新空间,培育西部地区参与国际国内合作新优势,带动西部地区主动对接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国家重大战略,更好融入全球产业格局。

从沿海起步先行、溯内河向纵深腹地梯度发展,是世界经济史上一个重要规律,也是许多发达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共同经历,说明内河水运在引导产业布局、支撑高水平对外开放方面具有巨大潜力。充分激发内河水运价值,能够进一步强化西部陆海新通道在引领重构西部地区开放型经济新体系中的作用,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安全,更好服务国家重大战略和西部地区开发开放。

新发展阶段,西部陆海新通道面临高质量建设新要求,内河水运价值不可忽略。西部地区占我国国土面积七成多,在全国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中举足轻重,建设中国式现代化和实现“三个统筹”(统筹扩大内需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统筹新型城镇化和乡村全面振兴、统筹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安全)均离不开西部地区的支撑。当前,西部大开发的重点任务是进一步形成大保护大开放高质量发展新格局,提升区域整体实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因此对西部陆海新通道高质量发挥开放引领、开发支撑作用提出更高要求。

现行《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更加强调发挥铁路在陆路运输中的骨干作用和港口在海上运输中的门户作用。随着珠江水系高等级航道系统开发、有序推进和平陆运河建设,内河水运在西部陆海新通道中的比较优势日益显现,依托运能大、成本低、占地省、能耗小、环境友好等比较优势,新发展阶段,内河水运有能力和条件在西部陆海新通道高质量建设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西部陆海新通道水运通路构建面临难得历史机遇

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主骨架构建,推动内河水运加快补齐短板、打通堵点卡点。近年来,《关于加快建设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主骨架的意见》《加快建设交通强国五年行动计划(2023—2027年)》陆续发布,分解落实加快建设交通强国目标任务。今年2月,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提出,必须有效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优化运输结构、优化主干线大通道。推动运输结构调整、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将是“十五五”期交通运输行业重要任务之一。

当前,内河水运仍是我国综合交通体系的短板,西部陆海新通道综合交通体系亦是如此,内河水运发展仍存在堵点卡点较为突出、水系不连通等问题。“十五五”期及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河水运将围绕联网、补网、强链,进一步优化提升设施网络,打通堵点卡点,为西部陆海新通道构建内河水运通路创造条件。

平陆运河和珠江水系高等级航道开发形成较好基础,西部陆海新通道水运通路构建时不我待。当前,平陆运河工程建设正加紧推进,计划2026年年底主体工程完工、具备通航条件;西江航运干线已达到Ⅱ级及以上通航标准,待南宁(牛湾)至贵港段3000吨级航道工程建设完成后,将全线建成Ⅰ级航道;右江百色枢纽通航设施已开工建设,云南水运出省通道即将打通;红水河龙滩水电站通航设施工可已获得批复,水运将实现直接连通贵州;柳黔江、红水河、融江、都柳江、左江等支线航道扩能升级也正在或即将推进。

平陆运河与珠江水系干支线航道将形成覆盖广泛的水运网络,西南地区能够直接通过江海联运出海,改变以往以海铁、海公联运出海为主的结构,为西部陆海新通道开辟水运新方式创造难得条件,西部陆海新通道水运通路建设正迎来历史性契机。

高质量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水运通路

加强西部陆海新通道水运系统顶层设计,与沿线内河水运开发协同推进,为降本筑牢根基。加强西部陆海新通道高等级航道和港口枢纽体系规划布局,在西部陆海新通道新一轮规划编制时,在空间布局中统筹纳入水运通路,以综合物流成本最低为根本出发点,按照先通后畅、重点整治、逐步提高的原则,打通水运通路沿线以及水运与其他交通方式间的堵点卡点,充分发挥水运对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的作用,激发水运通路在西部陆海新通道高质量建设中的价值。加强西部陆海新通道新一轮规划编制与水运行业规划、沿线省份规划的协同,当前,正值“十五五”规划前期谋划关键时期,在“两个纲要”的总体指导下,应加强西部陆海新通道新一轮规划与全国水运“十五五”发展规划及沿线省份综合交通和水运发展中长期规划、“十五五”规划等的统筹,形成西部陆海新通道水运通路建设的合力。

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交通、物流与产业融合发展,将交通、物流嵌入到产业链供应链中整体谋划,为提质带来变革。西部陆海新通道是物流通道,更是经济走廊,注重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服务于沿线既有产业发展的同时,更应该注重西部陆海新通道水运、交通、物流基础设施规划与西部地区生产力布局、开放格局和产业发展导向规划的统筹融合。充分发挥水运通道沿线产业集聚能力强、辐射范围广的特点,按照现代通道经济和枢纽经济理念,以运输物流通道及交通物流枢纽为载体,将西部陆海新通道打造成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深度关联的国际贸易走廊和国际经济走廊,高效集聚各类资源要素,以物流、贸易带动沿线地区参与国内外产业分工合作,引领沿线地区产业结构和布局不断优化,助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新质生产力布局,形成通道带物流、物流带经贸、经贸带产业、产业促物流的良性发展循环。

依托水运新质生产力发展,进一步优化完善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运输组织,为增效创造条件。加强水运领域信息技术应用和科技创新,以港口生产智能化、航道服务智慧化、船舶通航技术智能化等引领水运新质生产力发展,打造先进、安全、高效、韧性的水运通路,更好地实现江海软联通。加强水运通路内和跨方式间协作,提升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运输组织效率。推动水运通路港航闸联合调度,构建效能匹配的江海联运生产作业信息化体系和政事企协同监管平台,最大限度发挥江海联运效能。打破跨方式物流信息壁垒,深入推进物流数字化转型,提升物流信息平台在要素使用、资源配置和创新决策等方面的能力,提高重庆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营组织中心效能,打造北部湾港西部陆海新通道江海联运物流组织中心。多元化组织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运输,加强西部陆海新通道与中欧班列的对接,拓展西部陆海新通道的辐射范围,打通西部地区全方位开放、高效贯通的跨国物流大通道。助力沿线地区开拓发展中转贸易,赋予西部陆海新通道沿线港口中欧班列集结点等新功能,巩固扩大西部地区开发开放成果。

监督:0571-85871667
投稿:news@ccement.com
本文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水泥网立场。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news@ccement.com。(免责声明)

相关资讯

上拉加载更多
缩小

放大
  • 标准
  • 特大
取消
发布
发布成功

打开水泥网APP阅读

取消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