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点击页面右上角 ···

2、然后点击 “在浏览器打开”即可

返回首页
登录查550+品牌价格

国际油价回暖动力不足

大宗 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 2019-11-27

  “欧佩克+”的减产政策虽然从一定程度上给国际油价带来了支撑,但全球经济持续放缓以及中东地缘政治局势仍在抑制看涨的情绪,市场对于石油供应过剩的前景仍然忧心忡忡。更令人难料的是,沙特和俄罗斯在“明年深化减产”问题上意见相悖,给召开在即的“欧佩克+”减产例会蒙上了一层阴影。加上美国石油产量刷新纪录且库存量居高不下,油价稳中回升动力不足。

  油价创近一个月新低

  11月19日,布伦特原油和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TI)双双报跌,价格创下11月1日以来新低。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布伦特原油下跌2.5%收于60.91美元/桶,WTI连续两日下跌,11月19日跌幅达3.2%,创7周以来最大跌幅,收于55.21美元/桶。

  美国石油产量创新高且库存增幅大于预期,进一步引发了市场对于供应吃紧的担忧,油价料将持续下行。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最新短期展望报告指出,11月美国石油产量或将触及1300万桶/日的创纪录水平,为此进一步上调今明两年美国产量预期。美国石油协会最新数据显示,美原油库存量已增至近4个月以来新高。

  EIA预计,今年美国石油产量有望增加至1229万桶/日,而全球石油需求增幅约75万桶/日;2020年美国石油产量有望进一步增加至1329万桶/日,而全球石油需求增幅约为137万桶/日。

  潜在供应过剩的预期,让油价承压过重,多家投行和机构也纷纷下调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美银美林指出,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年环比仅增长83万桶/日,是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最低增速。国际能源署(IEA)警告称,“欧佩克+”现行减产活动能否在2020年上半年给石油市场带来“巨大供应缓冲”仍然存疑。

  欧佩克在最新月报中指出,如果欧佩克继续以11月的速度生产石油,2020年将有约7万桶/日的盈余,而美国明年石油产量预计将增长150万桶/日。鉴于2020年欧佩克石油需求预计将下降110万桶/日,除非12月召开的“欧佩克+”减产例会能够确定进一步深化减产的基调,否则明年欧佩克自身就会出现供应过剩的局面。

  进一步减产难度大

  欧佩克始终强调,与以俄罗斯为首的非欧佩克产油国联手加速减产将在支撑油市稳定上起到关键作用。但业界担忧,相较于带头敦促加大减产力度的沙特,俄罗斯的态度并不积极,甚至可能在12月召开的“欧佩克+”减产例会上投反对票。

  路透社11月20日报道称,俄罗斯可能不会在“欧佩克+”会议上同意深化减产,但仍将承诺维持现有减产活动。“欧佩克+”于6月底达成一致,将石油减产协议延长9个月至2020年3月底,减产幅度维持不变即120万桶/日。

  俄罗斯总统普京日前为12月的会议定下了基调,即沙特的立场将“异常艰难”。“莫斯科会继续与欧佩克合作,而且合作不应该仅局限于减产。我们的共同目标是维持全球能源市场平衡,这对所有人都很重要。”他说

  有分析师指出,由于沙特阿美即将挂牌上市,为了提振油价进而最大化该公司IPO价值,沙特对维持减产协议且进一步扩大减产规模持强硬立场。沙特期待12月5日的欧佩克年会和随后的“欧佩克+”减产例会能够提振油价,因此将沙特阿美股票发行价格的最终公布日期定在了12月5日,以此确定最合适股价,旨在最大化筹资规模并尽可能提振公司估值。

  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我们预计12月的会谈不会太顺利,俄罗斯不愿意在寒冷的冬季深化减产力度,但磋商尚未开始,仍存在扭转的可能性。”俄罗斯早前就表示,该国在冬季只能逐步减产,直到5月气温回暖开始才能完全达到减产承诺水平。

  塔斯社汇编数据显示,俄罗斯11月石油产量将增至1125万桶/日,该国在减产协议中的配额是22.8万桶/日,如果要达到100%减产执行率,日产量必须降至1117万至1118万桶。俄罗斯10月减产执行率为92.5%。

  油价网指出,俄罗斯约2/3的石油产量来自西西伯利亚地区,该地区拥有大量运行中的钻井平台。鉴于在极端寒冷的条件下停产会导致油井发生爆炸事故,俄罗斯并不愿意承担非自愿产能下降的风险。

  俄拟自行设定出口价

  油价回升乏力迫使沙特不断敦促深化减产力度,而俄罗斯则另辟蹊径保护自身能源利益。《金融时报》报道称,石油生产国正在寻求更大程度地控制出口价格,继阿布扎比确定明年推出新的轻质低硫原油期货合约以打造中东地区石油远期定价机制之后,俄罗斯也希望通过设定自己的石油出口价格,在石油贸易市场掌握更多主动权。

  据悉,俄罗斯圣彼得堡国际商品原料交易所(Spimex)正为在线石油拍卖做准备,如果一切顺利最早今年底将启动第一轮拍卖,此举得到了俄罗斯能源部的强烈支持,包括Spimex股东在内的多家俄油气公司也积极响应。

  Spimex计划为买卖双方提供一个电子平台,从而使他们能够基于实际交易而不是估计来计算平均值,扩大生产商在价格计算方面的参与度。一直以来,俄罗斯主要依靠普氏和阿格斯等西方定价机构来设定其每日石油出口价格,这些机构将俄罗斯的主要出口商品乌拉尔石油与布伦特原油价格挂钩。Spimex的目标是将其定价制度扩展到现货市场上所有待售石油,包括出售给亚太地区的ESPO混合油。

  俄罗斯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Surgutneftegas)首席执行官Nikolay Kiselev表示,Spimex正在创造一个公平、合理、透明的竞争平台,“我们通过拍卖出售石油,能够掌握更多主动权。”

  分析认为,俄罗斯通过开展现货石油拍卖设定出口价格,料将给布伦特原油和WTI这两个国际油价基准指标带来一定冲击。鉴于该国仍有扩大出口的趋势,在石油需求前景改善前,油价将继续维持弱势走势。

    责任编辑:余婷

    最新资讯

    缩小

    放大
    取消